沈阳建筑新闻网

发挥分区域普及和推广的积极作用

作者:admin  来源:沈阳建筑新闻网  时间:2018-10-06

   在与日本J联赛青训梯队川崎前锋梯队比赛后,俱乐部向其U13和U12梯队的小球员们发放了一份调查问卷。调查结果显示:川崎小球员开始踢球的年龄约为4.4岁,河北华夏幸福小球员平均年龄为8.4岁;近八成川崎小球员每年可以打100场正式比赛即平均1周打2场正式比赛,而河北华夏幸福方面是20-30场。海外“受虐”让河北华夏幸福青训认清了差距,更收获了成长。
  “今年河北华夏幸福的青训体系初步形成,‘幸福+’计划与河北省内9个地市的15家合作单位签约,全国范围内完成了北京、天津、青岛等布点的签约,覆盖学校26所、学生500余人。”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总经理付强说,“我们希望建立自身完备的青训体系来选拔低年龄球员、配套保障体系来助推其成才,逐步筑牢足球塔基。”北华夏幸福的主场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奥体中心,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分赛场之一,球队的训练基地则位于距此不远的国家体育总局秦皇岛训练基地(中国足球学校)。随着青训梯队日益壮大,整个球队需要的物理空间也越来越大。在反复斟酌考察后,华夏方面最终敲定建造全新的足球训练基地。
  不过西甲主席特瓦斯却依然在坚持自己的想法和立场:“我赌1万美元,比赛一定会在美国进行。我非常了解西班牙和世界体育,所以我知道这(去美国踢球)并不容易,问题需要一点点解决。在我看来,双方球员都希望去美国踢比赛,他们根本不想去美国踢西甲比赛?这些说法都是没有意义的。”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,新基地计划包括多块训练场、球员生活设施、力量训练房等,将配备世界高水平的康复中心。该基地未来将满足河北华夏幸福一线队、预备队及青训梯队的训练和日常生活使用。
  在新基地之外,河北华夏幸福将投建一座按照世界杯小组赛标准、容纳45000名观众的专业球场。此前俱乐部已向全球征集设计方案,经过多轮竞标,最终五个投标方案出炉,并交由球迷投票。
  同时,俱乐部在秦皇岛的训练基地改造工程也已完工。5块天然草坪足球场可供球队使用,能满足华夏一线队及预备队比赛和日常训练需要。此外,俱乐部的功能房改建工程已完工,佩莱格里尼的很多设计也在其中落实。另外,在专业医疗团队的指导下,俱乐部采购了一批优质先进的康复设备,其中包括国际最先进的彩超设备、反重力跑步机、等速训练器等。 巴萨和赫罗纳的西甲比赛还要不要去美国踢?目前各方说法不一,不过西甲主席特瓦斯在周五接受CNN采访时再次强硬表态,巴萨和赫罗纳会如期去美国踢比赛,并称自己愿意为此赌上1万美元。
  在本赛季处,西甲联盟就计划将巴萨同赫罗纳的西甲比赛,在1月26日放到美国的迈阿密进行,不过这个提议阻力重重,西班牙足协就表态不赞成西甲比赛在西班牙之外的地方举行。西班牙球员工会主席阿甘佐则进一步表示:“球员们不会去美国参加这些比赛。”2017赛季拼杀下来,“二年级生”河北华夏幸福最终排名第四。面对广州恒大、北京国安、上海上港等强敌,奉献了多场富有观赏性的比赛,并将山东鲁能、江苏苏宁等多支老牌劲旅都甩在了身后。
  梯队海外“受虐”迎收获
  临近年末,国内各级青训的冬季锦标赛逐一展开。去年此时,华夏帐下只有2级梯队参赛、成绩平平,如今俱乐部已建成9级梯队,有多支在外征战。比赛成绩之外,U18、U16、U14均有球员入选国字号队伍。
  “想要迅速组建具备比赛能力的梯队十分困难,经过调整目前我们建成了9个梯队,总计225名球员接受训练指导。”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青训中心总经理杨戟介绍,团队配备有34名各类教练员,今年组织了7次海外拉练计划,足迹遍布德国、西班牙、日本和塞尔维亚。
  前不久,华夏U13梯队的小球员结束了日本拉练之行,与当地球队打了4场教学赛,1平3负,场面和结果都处于下风。事实上,不仅是U13梯队,今年华夏U18、U16、U15也先后赴日本拉练学习,与同龄人交手基本都是“在受虐中成长”。2018世界杯如火如荼之际,14日下午,2018中国(上海)国际青少年校园足球高峰论坛在上海市七宝中学举行。论坛上,不少业内人士表示,我国校园足球工作近年来取得了很大成绩,但在推进过程中仍有不少制约,其中较为突出的是高水平师资力量及专业足球场地的紧缺。
  在场地建设问题上,出席论坛的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、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登峰表示,有关部门已共同制定了相关规划,明确“十三五”期间,全国将修缮、改造和新建6万块足球场地,其中校园足球场地4万块,到2020年,全国校园足球场地将超过8万块。
  根据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2015年对全国近万名中小学校长、体育教师的调查显示,91%的校长、68%的体育教师认为,师资是影响校园足球发展的首要因素,主要表现为体育师资配置不足,而在一些校园足球特色学校,虽然体育教师足够,但高水平足球师资相当缺乏。
  当前,这一问题仍未根本解决。上海市七宝中学校长朱越表示,学校作为上海市闵行区校园足球特色学校,要求学生具备优良的“球品、学品和人品”,目前的短板在于,部分精英球员还没有机会得到更高水平足球教练的指导。
 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春满认为,校园足球应与中国足协等级教练员培训体系相接轨。“要根据足球专项发展的动态和趋势,不断了解各地区的需求,培养一批高质量、高素质的讲师队伍,从而发挥分区域普及和推广的积极作用。”
  他建议,应更好地调动各地资源,将具有良好足球运动经历的退役球员通过教练员培训,聘用到足球特色学校任教,以保障孩子们在足球启蒙阶段就打好正确规范的基础。此外,比赛是验证足球训练的最佳途径之一。“作为教练员,要通过更多的比赛来反思和研究训练思路,不断提高教学技能。”
 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委员、前国足队长范志毅也表示,在不少地方,足球课的随意性较大,且课堂多采用“命令式”、欠激励的教学模式和理念,教练应善于观察孩子的变化,掌握针对不同年龄段孩子的教学方式和方法。
  “希望所有教练员能够从学生发展的角度,认真对待每一堂课和每一次训练,让所有的校园足球活动,都能成为培养学生全面素质的一个重要平台与通道。”王登峰说。
  本次高峰论坛由教育部、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,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、上海市教育委员会、上海市体育局等共同承办。 “升班马”赛季的联赛第七名到“二年级”险些冲入亚冠,从一页白纸到建成9级青训梯队,从“寄居”秦皇岛奥体中心到专业场地不断扩大。足球并非是能大干快进的事情,但树立目标并为之科学迈步是可取的。中国足球当如何“职业”?记者近日前往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进行了采访。
  “二年级新生”艰难超车
  河北华夏幸福足球队源自2009年的河北省全运队,2015年1月,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收购球队并成立俱乐部。凭借2015赛季的中甲第二名身份,华夏幸福站在了中国顶级职业足球的赛场上。
  “升班马”赛季,华夏幸福高开低走最终排名第七。不过,前曼城主帅佩莱格里尼的加盟,让华夏得到了更大的提升空间。在场上贯彻攻势足球的同时,佩帅坚持改造球队要脚踏实地。和大多数中超球队不同,佩莱格里尼喜欢把训练安排在早上,结束训练午休过后,他会和教练组看一些中超联赛比赛,了解一下其他球队和球员,尤其是国内球员。
  在佩莱格里尼的治下,人才引进成为球队前进的直接动力。外援拉维奇、阿洛伊西奥,內援张呈栋、尹鸿博等,还有诸如外籍草皮养护师、装备师等后勤保障团队,这些人才都为球队带来了巨大变化。
 
  “(球员意愿)这部分是不可动摇的,我们要做得其他事情就是花费时间和精力,让事情变成现实,但我们已经搞定了这些,我可以肯定,比赛一定会在迈阿密举行。接下来我们就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了,这不会让我感到惊讶。去美国踢比赛只是我们战略的一部分,我们有着详细的规划,我们会继续努力。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去迈阿密踢比赛。”